• 2017年的趋势与变化是什么?这位创业网红分析得很透彻!
  •     作者:中略咨询    浏览数:1658    时间:2017-1-3

  •   中略导读:从2015年开始,罗辑思维罗振宇想为“时间”做一件事,即每年做一场跨年演讲,发愿至少“死磕 20 年”,20年门票套餐价40000元。2016年12月31日,罗振宇在深圳举办了“倒数第19场”演讲,四个小时、六个章节。成为各卫视跨年收视最高的一档节目。



      罗振宇在2016年提出了一个概念:国民总时间。GDT(Gross Domestic Time)。在我们可见的未来,时间是绝对刚性约束的资源。一分一秒也多不出来。演讲从消费升级到智能革命再到认知迭代,让我们认知2016浮现出5只黑天鹅和2017年起飞的3只黑天鹅。 


      2016年12月21日,罗振宇发了一条微博,微博中称,“今天是我坚持每天60秒的第1461天。距离我结束这份坚持还有六年。”


      2016年12月31日,坐标深圳,罗振宇开始了他人生中第二次“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距离他结束这份坚持还有十九年。


      在演讲中,罗振宇总结了他发现的2016年开始浮现的“五只黑天鹅”:


      1、时间战场


      2016最重要的不可逆变化,就是互联网人口红利结束了。大公司的优势越来越巩固。创业市场上流行着一种“代孕生意”。流量的获取越来越难,时间会成为商业的终极战场。


      2、服务升级


      未来商业有两个流派:一个是让他上瘾,拖住他的时间;一个是提供服务,优化他的时间。所有的产业都必须向服务业无限接近。在这个领域,将来会诞生很多伟大的公司。


      3、智能革命


      人工智能是下一个主战场。谁的数据更多,更精准,谁的技术怪兽就会被喂养得更强。人工智能不是人的延伸,它是人的替代。


      4、认知迭代


      2016年,有一种气氛在弥漫,叫事情正在起变化。面对这个全新的庞然大物,你有两个选择:交越来越贵的“共识税”,或者打越来越残酷的“认知战”。


      5、后真相


      后真相的意思,不是没有真相,而是对这个世界来说,情绪的影响力已经超过了事实。过去谣言泛滥,是因为信息太少了。而后真相时代,是因为真相太贵了。


      以下是演讲精简版:


      大家好,各位时间的朋友,欢迎来到由深圳卫视直播的《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这是倒数第19场。


      2016年有所谓的三大黑天鹅事件,首先3月15号AlphaGo击败了人类最聪明的棋手李世石;6月24号英国举行全面公投,决定脱出欧盟,很多人完全没有料到;11月9号一个谁都不会相信他当选的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


      接下来的3个多小时我们有一个任务,认出那些正在起飞的黑天鹅。当黑天鹅起飞的时候,所有的战场的格局、地形、河流、山川全部发生变化。


      一、时间战场


      有一个战场全新的战场,正在摆开,叫时间战场。



      有一些趋势它虽然微小,但是坚定,不断往前走,它不可逆。就像中国的城市化、中国的老年化、科技的进步都是微小的趋势。短时间看也许你会失望,但是只要累计出一个时间,你会大惊失色,这就是小趋势的力量。


      2016最可怕的小趋势力量是互联网人口红利结束了。最新公布的数据是这样,微信的日活用户已经突破了7.8亿,中国才多少人?


      企鹅智酷和我们发布了一个报告叫分水岭,分明知道在这道河的那边,这道山的那边有一个全新的世界,你不知道它什么样子,大事即将发生。发生了什么大事呢?


      我的观察2016年大公司的优势已经牢不可破,越来越巩固,现在阿里、腾讯这样的巨无霸多挣钱啊,2016年的三季度,阿里每天挣3.7亿,腾讯一天挣4.4亿。也就是说,王健林在午夜12点和马化腾说你先挣一个亿,天还没亮,马化腾挣完了,就这么大的优势。


      2015年,整个中国的线上电子商务交易3.8万亿,阿里一家占了3万亿,前不久我在杭州见到马云,他说今年还不错,3.7万亿,人家涨得就这么快。有人算了一张账,BAT用整个互联网从业人员,大概500万的人数,当中的3%的劳动力,创造了这个行当近乎一半的产值。那就奇怪了,剩下97%的人在干什么?他们平均一年产生的财富还不到他们城市的平均水平。互联网人可怜,在拉后腿。


      2016年排名前50的APP,BAT三家占56%,排名前10的APP,手机上的应用有9个是他们BAT的,人家就是这么大的优势。所以,去年我在中关村创业大街可以看到年轻人满怀梦想说我要颠覆BAT,今年再也没听到。BAT是人类商业文明的一层,这一层会固化,我们创业者唯一可以做的是在下一层和他们博弈,占他们的便宜。


      很多人不太明白那些大公司,那些巨无霸,那些巨头们怎么想的,今天就泄个密,巨头们他们怎么想的。我想到一个比方,巨头们的世界观是古埃及的世界观,此话怎讲?各位有到埃及旅游过的吗?古埃及人特别怪,导游说,我带你参观的所有景点都是为他们死后建筑的,他们觉得现世不重要,未来才重要,这就是BAT这些巨头的想法。我们创业者害怕什么?没有现在。巨头们害怕什么?没有未来,这就是我们占他们便宜的机会。


      很多人已经明白了,与其和BAT这样的公司或者他们的产品去博弈,还不如去跟他们的投资部门死磕。2016年中国的创业市场上,我觉得有一种生意叫“代孕生意”,我就做一个项目,这个项目看起来很有前途,我就瞄着你BAT的需求去做,我就不信有一天我做出一点点苗头,你会不收购我,或者不投资我,让我认到这个干爸爸。


      这是一个真实的情景,过去几年江湖上所有的创业者已经基本上分成了这样的门派,其中阿里和腾讯这样的门派是最大的。也就是说现在市场上的创业者两个选择,要么姓马要么姓马。我们做了非常痛苦的工作,把他们的势力圈出来,当然这是自我安慰,我们不可能为了阿里和腾讯去创业。


      最现实的处境就是流量没有了,刚才我们讲整个移动互联网的增量结束了,非常痛苦。2016有一些有识之士就开始提出一些全新的概念,比如说王兴,他提出下半场,他说上半场靠用户红利,现在下半场的特点是要靠精耕细作,深挖用户价值。


      投资人李峰今年讲了这样一段话,说创业者过去太习惯找进水龙头,现在我们要关注找出水龙头。过去水流是不进的,现在这仅有的一缸水,关死出水龙头,找到我们能挣到的每一毛钱,这意味着很多东西,意味着钱不能乱花,意味着用各种各样的办法试图把新用户先弄进来再说,意味着我们老的手艺都没用,意味着我们新的手艺谁都不会,这就是这个市场的现状。把每一个枣核捡起来,吃干净,这是2016创业者必须要做的事情。


      我们本次演讲的策划人给了我一个特别好的意向,他说过去的创业者争的是什么?是市场份额,我们假设市场有多大,穷尽我们的所能找我们的用户,但是现在不是了,用户没有了,就这些,你要争的是下一个份额,叫钱包份额。一个人来了,按住,放血,在他的兜里掏出更多的钱,占住他钱包更大比例的份额这是我们下一代商人的思维模式。


      2016年我们发现,一个人只有24小时,每天只有那么一点时间可以通过手机或者其他互联网的工具去关注其他的世界,时间是一个固定的池子,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发现我抓住了2016年的第一只黑天鹅,时间是一个战场。


      美国人也有类似的体会,美国科技界有一个著名的评论人莫博士,他说据我的观察绝大部分的用户一个月不会下载一款应用的,就在我写这篇文章刚刚卸载了我手机里面一半应用,因为我发现即使下载了也不用。


      我们所有的产业都在和首屏的微信、微博、今日头条等等超级应用去竞争,企鹅智酷的数据告诉我们,2016年的6月,微信公众号已经达到了2000万个,我知道现在这个数字远远不只。就这么残酷的一个战场,所以任何一个人想通过做内容,想通过秀自己,再来一次天下皆知的奇迹,这件事情不是越来越容易而是越来越难。


      移动互联网来临的时候,许下给我们一个假象,好像世界无穷大,几年运行下来就这么大点。成为我们观察下一个阶段商业的全新的角度,首先时间会变成终极战场。什么意思?就是所有的行业不管是电影、游戏、休闲、度假,还是什么直播、短视频,不要以为还有什么行业的壁垒,每一个行业都是在这个时间战场当中要自己的一杯羹。现在所有的新兴产业,本质上就是既要你的钱,还要你的命。什么意思?还要获取你生命当中的一段时间。


      一个咖啡馆和一个出版社、一个度假酒店和一个游戏,本质上他们都是竞争对手。有人说,所有争夺时间的企业都是我的竞争对手,游戏业大佬也讲过这样一句话,我们游戏行业互相之间的竞争,那算什么竞争,我们要抢的是体育业和娱乐业的生意。这场竞争围绕时间,或者围绕你手机的第一屏正在展开。


      2016年张小龙微信大产品经理,他说微信有一个基本价值观,一个好产品是用完就走,不要拉住用户的时间。好像和我们今天的判断完全相反,今年我们公司发生过一幕,我们的产品经理和我们讨论的时候,张小龙说不要牵住用户的时间,用完就走,我说呸,微信是用不完的,你怎么能相信张小龙的话呢?只要你不是微信,你在这个市场上有什么资格那么傲骄,明白了这一点你就会明白马云的焦虑。


      未来,在时间这个战场上,有两门生意会特别值钱。第一,就是帮别人省时间,第二,就是帮别人把省下来的时间浪费在那些美好的事物上。看完了这些美好的事物,这都是值得花时间的。


      二、服务升级


      时间是新的战场,也是新的货币。在这个处境里,商业有两个获得用户的办法:


      一个是让他上瘾,拖住他的时间。



      一个是提供服务,优化他的时间。


      今日头条每个月为1.5亿用户提供服务,每天有7000万人上瘾一般花76分钟在上面看新闻。


      有一次,我和今日头条的张一鸣在一起开会。我私下跟他交头接耳。


      我说,用户要什么,你就给什么,甚至他们没说出来你就猜到了。这叫母爱算法。在中国这个市场,没人比你做得更好了。但是好在这个市场上还有一种父爱算法的需求。将来也会诞生很多伟大的公司。


      这就是我讲的服务:给人们他还不知道的好东西。互联网让所有的产业都必然向服务业演进。围绕这个服务进行的消费升级,也是我预判的下一个阶段的消费类创业机会:


      让用户在自己的知识盲区里能“放心”。


      有一次我约朋友吃饭,让和菜头给建议。他说了很简单的几句话:


      1,某潮汕牛肉火锅。


      2,我吃过十家,这家最好。


      3,严格按照商家提供的时间涮肉,说四秒绝对不要五秒。


      4,调料只许用酱油加点辣椒圈,绝对禁止用麻酱。


      我愿意为这样的粗暴态度付费。


      所有这样的服务,背后的精神就是六个字:你不用懂。听我的。


      这样的服务升级,是2017年市场上的第二只黑天鹅。


      这波机会的本质,是靠父爱算法告诉用户,放下你手里的烂东西,我告诉你一个好东西,跟我来。这正是这波服务业机会最有意思的地方。


      真正的机会不在于付费还是免费,而在于你是不是在提供服务。


      知识过去不是服务,它只有一系列的产品。出版业在卖书,传媒业关注拿到了多少注意力,最像服务业的教育业也不过是一种对用户的管束机制。


      所以,如果有人能提供高品质的、可持续的、专业化的知识服务,这就是开创了一个全新的创业跑道。


      得到App的灵感其实来自O2O。在前两年的O2O创业泡沫里,我们看到了一个神奇的景观:每个人被互联网赋能成为一个君王。滴滴是他的御马监,美团饿了么是御膳房。


      他为什么不能有个翰林院呢?


      这就是得到App:我们请全国各个领域最有学问的老先生、姿态谦恭的服务你。你付了费,就是君王。


      君王的朝廷里也容不下太多的臣子。六部九卿太医院目前还空着,创业者抓紧。


      三、智能革命


      智能革命这个话题,比脸还大,比肾都虚。但又不得不提。



      有一些我们不熟悉的东西正在崛起。过去,我们对所有人造的东西都会说,听我的;而这一次,我们只用说,你看着办。


      智能革命来得又快又急,2016年,不管是谷歌、苹果、亚马逊、Facebook、微软、还是中国的BAT,不管原来的主营业务是什么,大家都把重兵压在了人工智能上。


      在近些年的商业进程中,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口径一致的判断。几乎所有的人都同意人工智能是未来,是下一个主战场。就像LinkedIn创始人里德·霍夫曼说的:人工智能,技术方向尚不明朗,但所有大公司都已重兵进入。


      还用说吗。智能革命,2017年的第三只黑天鹅。


      简单澄清三个普通人对人工智能的误解:


      第一,人工智能不是在复制人类,它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种存在。


      机器和人类的最大区别是什么是机器不会疲倦。你在打游戏的时候,他在学习,你在休息的时候他还在学习。


      这导致机器思维和人类思维的一个重大区别。


      人因为能力有限,思维方式是尽量简化。所以我们有那个重要的奥卡姆剃刀原则,如无必要,勿增实体。这样可以更方便地理解和传递知识。但是机器的能力足够强,它不需要把世界简化了之后再去理解。人工智能其实是让世界恢复了原本的复杂性。


      于是,运用机器思维的亚马逊公司,它拥有3亿用户,就可以根据每个人的大数据,运算出三亿个结果,给每个人展示一家独特的店。


      在人工智能逻辑里,它不关心人类对一件事情的定义,但是它可以输出你要的答案。只要有大量的数据,它就能用跟人完全不同的思路,达到同样的结果。


      第二,人工智能不会提高玩家参与的门槛,是降低了参与门槛。


      以前各个领域的人工智能,比如搞声音识别的和搞视觉识别的、搞自动驾驶的,是完全不同的行当。但是,因为人工智能的算法底层被打通了。各个应用场景中的人工智能,在算法上越来越像。真正最重要的战场转换到大数据上了。


      谁的数据更多,更精准,谁的技术怪兽就会被喂养得更强。


      过去我们以为,人工智能这一波机会是大公司独享的机会。但是现在看起来,那些顶尖的算法工程师会出来创业,会进入新兴公司和新兴市场;那些计算能力,已经在通过云技术变得人人可用;那些数据,本来就不是大公司的。


      而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机会相当大:


      首先,全世界43%的人工智能论文都是中国人写的;其次,我们每年能毕业上百万的工程师,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做到这一点;最重要的是,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人民像我们中国人一样乐于向互联网贡献数据,通过各种买买买、卖卖卖。


      假设人工智能医生真的是靠大数据和海量的病例才喂养得出来,那么,未来最牛的人工智能医生还能出现在哪个国家呢?


      第三,人工智能不仅是人的延伸,它是人的替代。


      过去一万年,人类的总趋势是,在技术的帮助下,个体变得越来越强大,选择变得越来越多元。我们面对的世界越来越丰富。


      我们的能力确实是被无数倍地放大。但是丰富到这个程度,其实也很尴尬了。因为我们看不过来,所以海量信息并没有什么用。


      所以,公司们也在发生变化。


      Google的逻辑起点本是要给大家更丰富的世界、更强大的能力,但到了今天,这个逻辑倒转过来了,它倾向于给你的信息越来越少,越来越逼近你实际的需求。你不用亲自在信息的海洋里游泳。


      说到这里,你会发现人工智能这个词太自大了。它暗示一个意思是,这是我们研发制造并由我们自己控制的工具,错了,它不仅是人的延伸,更是人的替代。它是独立于人之外的另外一个智能物种。


      (来源:商业管理)
联系广州中略咨询

广州中略企业管理咨询公司提供战略规划咨询、企业文化咨询、人力资源咨询、综合管理提升等咨询服务,聚焦企业发展需求,破解企业管理难题。
Copyright©2012-2017 AEmodel  版权所有:广州中略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粤ICP备13060742号-1  企业管理咨询公司  企业文化咨询   人力资源咨询   百度统计   网站地图

QQ交谈

QQ交谈

电话咨询

电话咨询

微信咨询

微信咨询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